消毒产品变身鼻炎药,需让遵法者付出更大代价
更新时间: 2019-01-23

  《广告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宣布虚假广告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责令广告主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处广告用度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两年内有三次以上遵法行动或者有其余严重情节的,处广告费用五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可能取消营业执照。医疗机构有前款规定违法举动,情节重大的,卫生行政局部可以吊销诊疗科目或者吊销医疗机构执业容许证……

  “400年传承古方,高科技组合,不打针、不吃药能够治好鼻炎……”看到这样噱头十足的广告,受鼻炎困扰的人可能会很心动,殊不知这精心包装的鼻炎“神药”实则只是消毒产品。

  公益诉讼固然是踊跃作为,但从罚当其责的角度看,更有必要让执法部门进行处置让违法者付出更大代价。

原标题:消毒产品变身鼻炎药,需让违法者付出更大代价

  也就是说,该“神药”实则是消毒产品的情况如果被执法部门查实的话,四被告面临的应是被处以50万甚至200万元的巨额罚款并被吊销营业执照或执业允许证,这样的处分力度对存在欺诈行为的不法商家显然是更为致命的打击。这也说明,对相干执法部门职责范围内的事件,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检察机关,应把自己所把持而执法部门不理解的问题及线索向其供应,由其依法进行处罚。

  近日,安徽省宣城市检察院诉鼻舒堂总公司以及三家门店侵害破费者权力纠纷民事公益诉讼四起案件宣判。法院裁决四被告即时停止虚假跟引人歪曲的宣传,确认四被告行为构成对消费者的“欺诈”,四被告辨别在相关媒体赔礼道歉,并分别支付6000元至20000元不等的抵偿金及承担考核取证费用。

  鉴于此,当地检察机关不妨把四被告涉嫌敲诈的线索移送执法部门,由其依法处理。这本质上也是对违法行为处理方式优先次序的清楚:有些违法行为并不缺管理部门或治理机制,而仅仅是因为管理部门未发现或怠于履职等情况以至违法行为得不到管理,在此情形下,提起公益诉讼诚然是踊跃作为,但从罚当其责的角度看,更有必要让执法部门进行处理并对履职不力行为进行追责。

  《花费者权利保护法》第五十六条划定,“对商品或者服务作虚伪或者惹人误解的宣扬的”,由工商行政治理部门或者其余有关行政部分责令改正,可以根据情节单处或者并处忠告、没收违法所得、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不守法所得的,处以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格的,责令停业收拾、撤消营业执照……

  报道称,检察院工作人员为了戳穿这种“神药”的欺骗性质,不仅进行了多方拜访取证,还在三家门店内以身“试验”,这种对民众利益高度负责跟敬业的精神无疑是值得夸奖的。然而,四被告的裁决结果很难让涉事企业“伤筋动骨”,更难以让其他涉嫌讹诈的经营者引以为戒。

(责编:朱江、仝宗莉)

  □吴元中(法律工作者)